您當前所在位置是: 網站首頁 > 新聞資訊 > 媒體報道
媒體報道

中國有色金屬報:2017年“鈦”不容易 2018年“鈦”不一樣

發布日期:2018-05-11     作者:信息員     瀏覽數:2948    分享到:

2017年,國內鈦企業既經歷了“鈦”不簡單,更多的是“鈦”不容易。一年來,中國鈦產業的發展是“冰火兩重天”,鈦白粉行業2017年著實“火”了一把,鈦白粉的產量和價格量價齊飛,用“繁忙”兩字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但同為鈦礦為原料的鈦加工材制造企業卻是冰冷一片,市場依舊很低迷,真可謂是“冰鍋冷灶”,但是,通過這些年的不斷改革創新,鈦加工材行業也滲入了絲絲暖流。回顧2017年真可謂是“鈦”不簡單、“鈦”不容易、“鈦”不平衡。展望2018年,筆者認為將會是“鈦”不一樣。
“鈦”不簡單。說起來鈦合金材料2017年真的是“鈦”不簡單了。國產C919大飛機試飛成功、國產水路兩棲飛機AG600試飛、殲20開始列裝、4500米國產載人潛水器“深海勇士號”通過國家驗收、國產1.1萬米深潛器載人鈦合金球艙開始研制、天宮系列空間實驗室發射成功、最大的PTA裝置發運浙江嘉興、全球首座鈦合金佛像在河北省邯鄲市磁縣都黨大佛山建成,除此之外,民用的鈦保溫杯也出口日本了,人們開始不斷地認識鈦,“中國制造”的鈦產品讓國人驕傲,讓關注鈦、從事鈦產業的人士興奮不已。
“鈦”不容易。2017年已經過去,全年鈦加工企業真的是“鈦”不容易了,先是鈦白粉價格上漲,從2016年底開始到2017年年中,漲幅高達50%以上,鈦白粉行業業績驚人,不僅僅讓業內企業賺足了利潤,也讓鈦行業內的企業興奮不已,許多業內人士對鈦產業的發展持樂觀態度。*ST釩鈦發布2017年業績預告,全年凈利潤有望達到8.3億~9.3億元,但2016年虧損額高達59.88億元;據業績快報,僅龍莽佰利一家2017年實現營業收入103.55億元,同比增長147.49%,實現凈利潤24.93億元,同比增長463.95%。鈦白粉價格的上漲也使得鈦礦價格節節攀升,走出了先大漲后小幅攀升的走勢。再看國內鈦加工材行業,真可謂是波瀾不驚平平淡淡,上游海綿鈦加工企業隨著鈦礦價格上漲也呈現出了大漲態勢,以鈦加工材企業需求的海綿鈦價格(以0#海綿鈦為例),從2016年1月份的最低點4.1萬元/噸上漲到目前6.6萬元/噸,現在基本上穩定在6.5萬元左右,上漲幅度也達到50%以上。鈦白粉和海綿鈦的市場價格維持高位,也為鈦精礦價格堅挺提供了有力的支撐。據有關機構測算,鈦精礦的毛利率高達70%左右。可海綿鈦下游鈦加工材企業就沒這么幸運了,海綿鈦價格好不容易“微爬”到7萬元/噸,結果又被“打回”到了6.5萬元/噸,更讓海綿鈦企業郁悶的是海綿鈦價格下調的同時,鎂錠還在漲價,2017年下半年開始,國內鎂價大幅反彈,月漲幅約500元/噸。據有關人士分析,如果軍工、民品等新領域沒有需求的大幅增長,海綿鈦價格相當長的時間內只能在6萬/噸左右上下。其實,看完去年鋼、不銹鋼、鋁材、銅、鋅等生產企業的利潤報表,再看鈦加工材企業的利潤報表,不僅僅讓鈦加工材行業汗顏,也讓從業人員越發覺得鈦加工材規模的渺小(這里不包括鈦白粉的企業利潤貢獻)。雖然,鈦礦和海綿鈦都在漲價,可是鈦加工材產品價格卻一直比較穩定,這使得海綿鈦價格上漲的部分需要被鈦加工企業內部消化,無形中增加了生產企業的成本,也加快了鈦加工材企業的“清洗和凈化”。以寶雞涉鈦加工企業為例,原來鼎盛時期700余家涉鈦企業,現在僅剩300余家還在生產,生存環境進一步惡化。民品市場競爭更是激烈,以鈦水杯市場為例,目前,鈦保溫杯的市場售價600元~1000元,價格比普通保溫杯高出10倍左右,高額的利潤讓許多企業匆匆入市。其中,博友制鈦、極致鈦業兩家名不見經傳的企業,在2017年出現在鈦行業企業的面前,兩家企業原來都不是鈦加工企業,涉足鈦產品以來,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生產的鈦保溫杯、鈦炊具也各具特色,為鈦日用品的推廣貢獻了智慧。先是博友制鈦的鈦鍋獲得德國iF、紅點兩項設計大獎,并在中央電視臺開播推銷鈦炊具的廣告,將鈦炊具專柜開設到了國內幾十個大中城市。極致鈦業這時也悄然崛起,也先后在各大城市開設鈦炊具專賣店,鈦炊具市場表面看似平靜似水,實際水下是暗潮涌動。還有許多新涉足的鈦民用品生產企業不斷涌入鈦深加工行業。另一方面,這些鈦民用品生產企業對鈦產品的執著程度,也讓筆者感覺到涉鈦企業的艱辛和不容易。2017年,一面是鈦白粉企業賺的盆滿缽滿,一面是鈦加工材生產企業苦苦支撐。真可謂是“鈦”不容易了。
“鈦”不平衡。鈦行業發展的不平衡,是所有從事鈦材料加工企業的共識,我國整個鈦產業實在是“頭重腳輕”。從鈦白粉行業來說,我國鈦白粉行業消耗掉鈦礦供應總量的80%以上,鈦白粉出口占到了國內產量的30%左右。據統計,2017年全國41家鈦白粉生產企業綜合產量287萬噸左右,同比增長10.49%。相比較而言鈦加工材的產量也不過寥寥8萬噸左右,和鈦白粉產業相形見拙。近日,攀鋼宣布經過6年的艱苦攻關,可以批量生產海綿鈦最高級別0A級超軟海綿鈦,這種海綿鈦是航母艦機、空間站和人體醫療器具研發生產的高端材料,打破了以前主要依賴進口的瓶頸。但是,我國海綿鈦市場現狀是出口價格低于進口價格,進口海綿鈦中高端海綿鈦比例高于出口,這也驗證了國內高品質海綿鈦產能不足的事實。據有關數據顯示,國內90級海綿鈦產量占生產總量的40%,95級海綿鈦占比8%~10%;而在日本和俄羅斯,90級海綿鈦所占比例是70%,95級達30%~40%。我國航空航天級海綿鈦的規模化生產起步較晚,目前能夠生產國際標準認證的航空航天級海綿鈦企業僅有4家,其中,僅有寶鈦集團旗下的寶鈦華神和中外合資企業云南新立具備國軍標資質,而只有寶鈦華神具備直接向軍方供貨海綿鈦。就鈦加工材行業而言,目前中國鈦行業除仍存在同質化、中低端鈦產品產能過剩,行業推廣應用和企業市場開發不足,鈦及合金產品的穩定性與國外還有很大的差距等問題外,在航空航天、艦船、核電等重要應用領域,依然是進口產品多于出口。某些領域尤其尖端精密領域和國際頂尖水平還有不少的差距,是不容忽視的事實。
在民品使用領域,鈦產品多應用在化工、制鹽制堿、石油、建材、醫療、生活等行業,如管道、泵閥、交換器、反應釜等裝置,況且化工和制鹽制堿行業的裝備裝置使用有周期性,一方面使用者不了解鈦材料的特性,另一方面鈦材產品的價格遠遠高于不銹鋼產品的價格,價格上不占優勢,使用成本偏高。醫療和生活用品的開發商屬于初級階段,就醫療用鈦來說,基本上是處于原料供應的層次,大多數產品依賴進口,許多產品處于國產化階段。生活用鈦產品尚處于開發階段,許多企業都是在探索試制鈦制生活品,并在不斷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解決工藝技術問題,產品的產量和銷量在持續增長。在建筑行業,鈦產品也不能輕易打開市場,一方面價格偏高,另一方面表面處理等工藝技術瓶頸需要突破。去年矗立在河北省邯鄲市磁縣都黨大佛山的鈦佛也是大費周章,國內能夠生產建筑用高端鈦材料的企業為數極少。寶鈦集團是最早從事建筑用鈦產品的企業之一,早期生產了小的鈦雕塑產品,到后來北京石林峽景區觀景平臺的鈦合金結構梁工程完成,這些成績根本無法填補國內市場建筑用鈦材的市場空缺。我們民用鈦材加工企業依然要面對的是國家大劇院、合肥大劇院、江蘇大劇院、杭州大劇院、寧波港口博物館等鈦材料屋頂全部來自日本的事實,鈦建筑材料高端市場還需鈦企業積極介入,加大研發力度,突破技術難關,實現建筑用鈦材料的長足發展。鈦產業存在的不平衡讓我們有著廣闊的想象空間,也需要鈦產業的有志之士去開創新的天地。
2018年“鈦”不一樣。2018年的鈦行業將會是什么樣呢?比起鋁、鎂、銅、鋼等金屬,無論是產量還是規模,鈦真可謂是小之又小。從2014年開始,受經濟增速放緩、下游需求動力不足、化工行業固定資產投資下降影響,我國海綿鈦消費總量出現下滑。2016年,伴隨化工行業固定資產投資重回升勢,我國的海綿鈦總需求量回升至6.7萬噸,整體約為美國的兩倍。近些年,產能過剩的海綿鈦企業之間在科技、精品、成本、實力的對抗中繼續“洗牌”,未來行業的發展趨勢需要改變觀念,彌補環保的歷史舊賬。在未來的發展道路上,必將有一批企業因不符合環保問題而停產、退出。前面說的是寶雞鈦產業企業的大清洗,雖然主因是生存環境持續惡化,不過我們也要看見理智勝過了盲目,現在僅存的鈦加工企業越來越專業化,做生活用品的、做管件的、做醫療器械的等企業都開始專注于某一項產品,這是一個良好的開始,不匆忙、不盲目、不盲從,理智已經占據了上風,狂熱已經開始退潮。這是鈦產業鈦加工材企業良性循環的開始,也是行業新秩序的開始。
4月13日晚,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報道,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在海南視察時,與寶鈦自主研發的4500米深潛器載人球殼項目組組長寶鈦股份總經理賈栓孝親切握手并說道:“寶鈦不錯,我知道。”他指出,我國是一個海洋大國,海域面積十分遼闊,一定要向海洋進軍,加快建設海洋強國。這樣的寄語,是否會激勵這些從事鈦產業的企業和有志之士,在2018年干出“鈦”不一樣的壯麗事業,我們拭目以待。

上一篇:中國有色金屬報:寶鈦集團“4500m深潛... 下一篇:無
全民突击换4g